bet36体育台湾网址
案例分享
案例分享   |

恶犬伤人狗主判3万元精神赔偿

时间:2015-05-16 文章来源:网络 打印 字体:大 中
     

【案情回放】

    原告(上诉人):王某,未成年人

    被告(上诉人):王某娟

2007年1月22日下午,王某和几个小朋友在深圳市宝安区龙华某小区花园公共活动空间玩耍,经过王某娟别墅围栏外侧的公共人行道路时,被别墅内一洛威拿犬(恶性犬)从栅栏缝隙伸出头来咬住左手,经王某娟喝止,王某才从狗嘴中拔出手,当即血流不止。王某由管理处保安员送至龙华医院治疗,后转至北大深圳医院治疗。医院诊断王某手部有两处3-3.5厘米皮肤裂伤,住院8天。另外,本案事故发生前,王某娟豢养的这只洛威拿犬于2006年12月31日刚刚发生过咬人事件,受害人为一老人昌某英,也是被该犬从围栏空隙处伸出头咬伤。本案事故发生后,王某娟没有陪同保安员送受害人去医院治疗,也未对受害人作出任何形式的赔偿或道歉。

【争议焦点】

    本案涉及的焦点,或者说需要明确的问题是:1、动物致人损害案件中,动物的饲养人、管理人承担责任的性质;2、本案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数额如何确定,应当酌情考虑哪些因素。

【裁判理由】

    一审宣判后,原、被告均提出上诉。王某主张原审判决认定护理费、交通费数额过低,另认为营养费、手部整容费应当予以支持。王某娟上诉主张其已领取《养犬证》,定期对犬只打疫苗,围栏也加装了三层防护,已尽到应尽的注意义务;根据检测报告,犬只不可能从围栏缝隙伸出头,因此本案事故发生完全是由于受害人挑逗犬只被咬;受害人并未造成伤残,原审法院认定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明显过高。

    深圳中院经二审审理认为:上诉人王某娟主张其豢养的犬只不可能从栅栏处伸出头部咬伤王某,提交了深圳市计量质量检测研究院出具的《检测报告》,并据此主张系王某伸手进入栅栏逗引犬只被咬。对此,本案事发时间是2007年1月22日,深圳市计量质量检测研究院对上诉人王某娟围墙栅栏宽度所作检测时间是2007年5月8日,结合上诉人王某娟在本案事故发生后重新加装铁丝网的事实,该检测报告已不能反映事发当时围墙栅栏的客观情况。管理处出具的《狗咬伤人事件情况讲述》记载了事发当时狗的脑袋可以从栅栏个别空隙伸出;与王某一同玩耍的伙伴均证实肇事犬只是从栅栏内伸出头部咬伤上诉人王某。因此,上诉人王某提交的证据的证明力明显大于上诉人王某娟提交的《检测报告》的证明力。本案没有证据显示受害人王某对于其自身损害后果存在过错,因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七条规定,上诉人王某娟作为犬只饲养人、管理人,应对本案损害后果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关于赔偿项目和数额的认定:一、关于护理费、交通费,二审认为原审法院根据当事人提交的有效票据和相关标准予以认定是正确的,上诉人王某主张增加护理费、交通费数额,没有事实依据;关于营养费,尽管医疗机构没有出具意见,但考虑到王某受伤时不到十岁,属未成年人,通常情况下未成年人受伤住院更需要加强营养,上诉人王某也提交了营养费单据,因此,二审法院酌情支持营养费2000元;关于整容费,上诉人王某没有提交手部整容费用的相关凭证,属尚未发生的费用,上诉人王某可待实际发生后另循法律途径解决。二、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精神损害抚慰金应当根据侵权人的过错程度、损害后果、侵权人的经济能力以及当地生活水平酌情确定。

    本案中,上诉人王某娟豢养的犬只于2006年12月31日曾从栅栏处伸出头部咬伤他人。该事件发生后,上诉人王某娟没有引起应有的警觉,没有及时采取措施加固、加密围栏,致使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又发生了犬只咬人事件。而且本案损害后果发生后,上诉人王某娟没有及时将受害人王某送往医院治疗,也没有随同保安员一同护送受害人前往医院,事后亦未作任何歉意的表示。因此,从本案事实看,上诉人王某娟对本案损害后果存在重大过失。考虑到本案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以及经济负担能力,原审法院酌情确定上诉人王某娟赔偿受害人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数额合理,二审法院予以确认。上诉人王某娟应从本案事件中吸取教训,注意加强犬只的管理。

【裁判结果】

    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由于王某娟没有管理好犬只的圈养,王某娟作为养犬人,在犬只伤人后,应当立即送伤者到医院治疗,同时承担医疗费用。王某娟未履行上述职责,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据此,原审法院判令王某娟赔偿王某医疗费3540.95元、交通费174.8元、护理费750元。关于王某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的问题,原审法院认为王某受到犬只攻击受伤,受病毒潜伏期等不确定因素长期困扰,心理压力不言而喻,对其日后生活留下沉重阴影,原审法院对此项诉讼请求予以支持。

    宣判后,王某、王某娟均不服原审判决,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除维持一审判决认定的护理费750元、医疗费3540.95元、交通费174.8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外,还增加支持受害人营养费2000元。

【法官手记】

                 宠物致人受损主人必须担责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饲养宠物也逐渐成为一种潮流,同时也带来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其中,越来越多的动物致人损害案件,包括侵害身体权、健康权、生活安宁权等,成为老百姓日常生活关注的焦点。

    我国法律规定,动物只要攻击他人,造成他人损害,其饲养人和管理人就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而不问其有无过错。

    动物致人损害属于特殊侵权行为。我国法律关于动物饲养人、管理人责任的规定仅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七条,该条规定: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由于受害人的过错造成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不承担民事责任;由于第三人的过错造成损害的,第三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在此需要注意:

    (一)归责原则上的特殊性。一般侵权行为实行过错归责,当事人有过错的,才承担民事责任;无过错的,即使行为造成损害,亦无须承担责任。然而法律基于公平理念,也规定了若干情形下的严格责任,不以当事人的过错作为归责的要件,动物致人损害即是其中的一种。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动物只要攻击他人,造成他人损害,其饲养人和管理人就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而不问管理人在动物管理过程中有无过错。这样规定是因为,动物的主人饲养动物(包括宠物)的目的是为了自身的利益,可能是经济利益(如饲养牛、羊),也可能是为了满足某种精神上的愉悦(如饲养宠物),动物饲养人、管理人享受利益的同时,理应承担由此产生的责任风险。

   (二)何谓“动物”?动物致人损害侵权行为中的“动物”有一定的限制,并非泛指一切除人以外的生物,而是指具有一定的攻击性、危险性的动物,如犬只、毒蛇、牛、羊等。正是由于这类动物具有一定危险性,饲养人仍予饲养,才需要承担更严格的责任。

   (三)动物致人损害具有严格的免责事由。对于一般侵权行为,责任人可以举证证实自身没有过错而予以免责。而在动物致人损害的案件中,免责事由仅限于受害人自身的过错和第三人的过错。受害人自身过错,例如受害人逗引动物、虐待动物导致被动物所伤;第三人过错,例如第三人殴打动物致其发狂,踏伤他人。应当特别指出,受害人或第三人的过错应当是足以造成损害后果的过错,如果受害人的行为并不足以造成动物伤人,动物饲养人、管理人仍然须承担民事责任。如甲见乙所牵的犬只可爱,上前抚摸,被犬只所伤,乙仍须承担责任。

   (四)关于受害人可请求赔偿的项目。如财产权受损,赔偿数额应为财产损失的数额;如为身体健康权受损,则赔偿项目应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身损害赔偿以及精神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予以确定。

  精神损害抚慰金具有补偿和制裁的双重功能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当事人请求精神损害抚慰金需要具备以下几个条件:一是损害客体限于人格权、身份权,特殊情况下可以扩张及于具有人格象征意义的纪念物品;二是侵权致受害人精神损害,须造成严重后果。若侵权行为导致受害人死亡或伤残的,一般均认定为严重后果。但是,对于故意侵权行为,无须造成严重后果,受害人即可请求精神损害抚慰金。需要指出的是,不能一概认为造成残疾比没有残疾的精神损害就更严重。事实上,有的受害人虽然没有残疾,甚至没有明显受伤,但遭受的精神损害却十分严重,如在公众场合受辱的情况。

    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数额如何确定?精神损害抚慰金具有补偿和制裁的双重功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第一款规定,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数额应当根据以下因素确定:1、侵权人的过错程度;2、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3、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4、侵权人的获利情况;5、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6、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

    结合本案具体情况:(一)受害人王某系未满十周岁的未成年人,其受伤虽未鉴定伤残,但从受伤经过及后果来看,具有相当的严重性。王某系被烈性犬咬伤,并且被咬后犬只不松口,其手部系被保安人员强行从狗嘴中拔出,血流不止。这样的受伤经历对于一个孩子而言,不仅要承受巨大的肉体上的疼痛,还给其以后的生活留下了沉重的阴影,并会受到病毒潜伏期的长期困扰。

   (二)王某娟饲养的该烈性犬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连续发生两次咬人事件。王某娟在前次事故发生后,未引起应有的警觉,未采取对围栏加固加密的措施,导致类似咬人事件再次发生。因此,侵权人的过错程度是非常严重的。

   (三)本案事故发生后,王某娟没有将王某送往医院或随小区保安同往医院救治,也未有任何致歉的表示,受害人精神上的损害不但未得到适当弥补,反而更为加深。

   (四)从侵权人的经济能力上看,其具有较为优越的经济条件,一般的精神赔偿数额并不足以达到惩戒和预防目的。

    考虑到上述因素,3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适用于本案情形是合理的,也是符合司法解释原意的。(张辉辉)

下一篇: 上一篇:醉酒呕吐致死保险该不该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