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台湾网址
案例分享
案例分享   |

不理警告函依然销售侵权熨烫机被判赔偿2万元

时间:2015-05-16 文章来源:网络 打印 字体:大 中
            

【案情回放】

    原告:佛山市某电器有限公司

    被告:深圳市某大型超级市场有限公司

    2001年7月13日,原告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名称为“一种熨烫机的蒸汽喷头”的实用新型专利的授权,专利号为ZL00239×。该专利权利要求书记载的必要技术特征是:一种熨烫机的蒸汽喷头,包括喷头体、喷头体设有喷气孔,其特征在于:在喷头体上装有一毛刷,毛刷外形与喷头体外形适配,毛刷通过其两端所设的销轴与喷头体活动连接。

    2003年3月11日,原告在被告超市购得“×桥”牌J-2豪华型蒸汽熨烫机(机号36974)一台,单价为775元人民币。该挂烫机由上海某电器有限公司生产。经庭审比对,被告超市销售的“×桥”牌J-2豪华型蒸汽熨烫机(机号36974)产品,完全属于原告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经查,2003年1月10日,原告通过青鸟××快递服务有限公司广州白云分公司,以特快专递方式,向被告发出一份《忠告信函》,指出被告销售的“×桥”牌蒸汽熨烫机涉嫌侵犯原告的专利权,要求被告立即停止销售涉嫌侵权产品。原告交邮的信函封面写明,收件人为被告法律事务部吴某。

    又查,2001年12月10日,被告与上海某电器有限公司签订了一份商品代销合同,由被告代理销售上海某电器有限公司提供的“×桥”牌蒸汽熨烫机。2003年1月1日,上海某电器有限公司致函被告,称其生产销售的“×桥”牌蒸汽熨烫机已获得国家专利及认证,受法律保护。

    另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就原告诉上海某电器有限公司专利侵权一案,作出(2003)沪高民三(知)终字第×号终审民事判决,认定上海某电器有限公司生产、销售的J-2豪华型、J-2强力型、T-2000三温型蒸汽熨烫机毛刷的技术结构完全属于原告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判决:一、上海某电器有限公司停止对原告“蒸汽熨烫机的蒸汽喷头”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侵害;二、上海某电器有限公司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7万元;三、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原告认为,被告在深圳市各分店销售的“×桥”牌挂烫机,侵犯了原告实用新型专利权,原告在与被告交涉均遭拒绝的情形下,要求被告立即停止销售、支付赔偿金2万元,并在《深圳特区报》向原告书面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案件受理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被告不知道销售的产品是侵权产品,被告所销售的产品有合法来源。

【裁判结果】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判决:一、被告立即停止销售侵犯原告实用新型专利权(专利号为ZL00239×)的行为;二、被告于本判决生效当日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2万元;三、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810元,由被告承担。

    一审宣判后,被告上诉主张其不知道销售的是涉嫌侵权产品,其不应承担侵权责任。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经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810元,由被告负担。

【裁判理由】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是名称为“一种熨烫机的蒸汽喷头”的实用新型专利的专利权人,且专利权处于合法有效状态,受法律保护。经庭审比对,被告销售的豪华型J-2蒸汽挂烫机(机号36974)产品,完全属于原告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03)沪高民三字(知)终字第×号终审民事判决,也已认定被告销售的J-2蒸汽挂烫机侵犯了原告专利权。被告销售的侵权产品有合法来源,有生产者上海某电器有限公司的事实确认、合同书、立项审批表、承诺函等证据为证,法院认定被告销售的侵权产品有合法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63条第2款规定,为生产经营目的使用或者销售不知道是未经专利权人许可而制造并售出的专利产品或者依照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能证明其产品的合法来源的,不承担赔偿责任。本案被告在收到原告发出的警告函后,仍销售侵权产品,被告主观上已知情、有过错,根据民法过错责任原则,被告应就其已知情的过错承担赔偿责任。被告明知产品涉嫌侵权仍销售,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63条第2款关于免除赔偿损失的规定。原告通过特快专递形式向被告发出了警告函,有邮政部门出具的邮寄收据及函文为证。被告辩称未见特快专递及其警告函,应承担举证责任。被告未举出任何证据证实其辩护主张,故对被告此项辩称不予采纳。鉴于被告的销售侵权行为,并没有造成原告的商誉损害,原告请求赔礼道歉、消除影响,不予支持。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认为,被告在2003年1月10日之后继续销售J-2豪华型蒸汽熨烫机,具有主观过错。在被侵权人原告的损失和侵权人被告获利均无证据确定的情况下,原审判决依据被告侵权的性质和情节等因素,酌情确定被告赔偿2万元并无不当。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法官手记】

     警告函是知识产权权利人自力救济的一种及时有效的维权手段

    近年来,随着知识产权纠纷的增多,知识产权权利人针对知识产权在市场上遭受到的不法侵害,为及时有效地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及时有效地制止不法侵害,往往由自己或通过律师向涉嫌侵权者发出书面警告函,并附证明其权利状况的相关证据。警告函内容包括:指出涉嫌侵权者所生产或销售的产品涉嫌侵权、可能产生的法律后果,以及解决纠纷的建议等。警告函接收方收到警告函后,应积极回应,或暂时停止生产或销售涉嫌侵权产品,或提起确认不侵权之诉,或寻找双方均能接受的途径解决纠纷。

    警告函是知识产权权利人自力救济的一种及时有效的维权手段,合法的警告函可以作为认定被告具有主观过错的证据。但警告函也可以成为损害竞争对手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的信函,因而法院保护警告函是有条件的。

    认定警告函的合法性,应从主体、内容及对象进行限定

    关于警告函合法性设定,目前立法虽是盲点,但司法实践仍有一定规律可循。归纳起来至少应设定三条:

    首先,主体限定。发出警告函的主体必须是知识产权权利人或权利被许可人,或其律师等委托代理人,不具有知识产权权利人主体资格,亦不是知识产权权利人律师等委托代理人,发出警告函,可能会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其次,内容限定。警告函的形式是多样的,警告函、报告函、敬启者、律师函、公开信、忠告信函等,都在司法实践中有所体现。警告函的形式可以不作限定,但警告函的内容应予以限定,要以不故意损害竞争对手商业信誉、商品声誉为前提。警告函发出的目的,是及时表明权利人维权的态度,及时提醒涉嫌侵权方停止侵权或商议涉嫌侵权的处理途径等。因而警告函的内容如属故意捏造、散布虚假事实,损害竞争对手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的,其合法性不予认定。警告函如超出必要限度的使用“夸大或侮辱性语言”,其合法性不予认定。

    第三,对象限定。警告函的发送对象是针对特定的接收者(包括生产者、销售商),还是针对不特定接收者(可以通过报纸等媒体发送)?这里的“不特定接收者”如何理解,关系到警告函的合法性认定问题。我们认为,应从严把握,不宜过于宽泛,“不特定接收者”以限定在与涉嫌侵权行为有关联的生产者、销售商为宜。

    法院有条件地支持警告函,其积极意义在于:第一,促使知识产权权利人积极主动维权;第二,及时制止侵权行为发生或泛滥;第三,维护市场经济公平有序竞争;第四,赋予涉嫌侵权者提起不侵权之诉救济之权。知识产权权利人的警告函发送对象错误,致使警告函接收方商誉受损,经营受影响,受损害方可以通过提起确认不侵权诉讼等途径予以救济。(钱翠华)